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公司简介 > 正文

亲力亲为的十年青山育马路江南小镇上的牧马先生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6-10-18 17:12
  那个阳光温暖的冬日午后,我手里牵着狗,走在小区花园的路上。老潘问我话的时候,我竟然没有太多迟疑就答应了,现在回想起来,也不得不佩服自己那一瞬间的决定。
 
  于是,我真的一股脑把马场里十六匹马,包括马鞍等相关器具,以及两个伙计统统运回了杭州。
 
  再匆匆忙忙找到了在杭州良渚石桥村的向山先生,在他的园子里安顿好了这十六匹马、伙计,还有自己。
 
曾经英国《金融时报》,不远万里报道过这片马场。对于我来说像是平静湖面上泛起的涟漪,波澜过后重又恢复宁静。在这片马场,我已经安静地生活了十年。马场不在西北的大草原,而是隐藏在江南的青山中。
 
  ——杭州四岭水库。
 
  “老李啊,我要移民新西兰了,马带不走,我的马和你感情好,来这里挑几匹吧,送你我放心。”
 
  当时的想法简单:我喜欢马,要不我去养马吧,这样想什么时候骑马就什么时候骑。没想到,这一骑就是十年。
 
  我是李映,在这个地方待久了,人们都喜欢叫我“马老板”。
 
  其实在成为“马老板”之前我也曾经每天西装革履,满世界地跑,和官员、商人打交道。做过美国环境技术出口委员会上海代表处国际交流协调官,也做过房地产行业。
 
我在美国出差的时候美国出差的时候
  在城市工作的时候,每天几乎重复着同样的事情,这让我常常会想起青年时在老家山海关的海滩边策马狂奔的快意。
 
  心里痒痒,我开始在上海周边寻找合适的马场,许是缘分,我在南汇区三甲港滨海乐园找到了一个马场,还和老板老潘成了马友。没想到2005年12月10日,老友的一通电话,竟然彻底改变了我接下来的生活。
 
  ——“这些马你随便挑,如果你想要的话!”
 
  ——“要,我明天就去!”
 
  在良渚一年多,为了我的马儿们能吃上香甜的粮草,我又开始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。
 
  酷暑天里,我得在田里用镰刀收割村民的玉米杆,直到现在都记得田里的小虫子爬得人皮肤痒痒的感觉。
 
每天凌晨四点,我要开着三轮车去给马拖玉米杆。每天凌晨四点,我要开着三轮车去给马拖玉米杆
  自从自己养马,所有的细碎的事情都要自己动手,曾经还满世界跑的我,已经锻炼成一个熟练的三轮车驾驶员,夏天还好,可一到了寒冬,地里收不到粮草,我凌晨就要起床,挨家挨户地收集粮草。除了这些,请教老兽医、与农大的老师讨教方法给马儿看病,接生小马……我这个“城里人”,竟然一件件慢慢琢磨着完成了。很多老朋友听说我一个人跑到乡下,特别不理解,好好的城里生活不过,何必受这份苦。不过我倒是乐在其中,朋友的话提醒了我,良渚终究还不是我心中的桃源,这里抬头就能望见城市的高楼。